用户登錄投稿

中國作家協會主管

《小説月報》2020年第11期|蔣子龍:桃花水(節選)
來源:《小説月報》2020年第11期 | 蔣子龍  2020年11月20日08:01

午後,在黃土高原特有的藍天驕陽下,麪包車沿着五百里無定河岸緩緩爬行。深陷於巨壑、斷澗之中的無定河,在廣漠的峁塬上兜兜轉轉,時而河面被冰雪覆蓋,時而滿河冰凌……不知從哪兒開始,無定河悄然躍升到地面,沒有陡峭危深的河岸,也沒有細潤漫平的河灘,一片大水就在道邊,浮浮漾漾,緩緩而下。深冬季節竟沒有一絲冰凌,也算是奇觀。

有人一聲驚呼,麪包車上的人都掉頭向窗外,訝異、讚歎、大呼小叫,要求停車,親近一下無定河。這時車內響起一聲儘量壓低音量的斷喝:“安靜!先別下車!”發聲者竟然是平時極少説話,經常用相機擋住眼睛和嘴巴的祝教授。大家順着他的鏡頭望去,在麪包車的右前方,確有一幅奇異的畫面:

在大道與高塬之間有塊不大的三角地,三角地中央兀突突立着一盤石碾子,上無遮蓋,下無水泥碾道,兩個半大小子和一個比他們略小一些的姑娘,在説説笑笑地推着碾子碾米,一位老太太就着旁邊的土坡將碾好的面子過羅。土坡實際上是三角地最長的那條邊,是一條從河邊大道通向塬上的土道。在老太太的上方坐着一位少婦,頭髮綰在腦後,深絳色的斜襟短襖,右手託着一管細杆煙袋,煙袋嘴兒沒有含在嘴裏,而是頂着腮邊,定定地望着無定河,像是在看,又像什麼都沒看見,是出神,卻帶着幾分落寞。她一動不動像尊雕像,背後的夕陽反射出滿天紅光,越襯得她沉靜秀異、神韻天然。

車內不免有人輕聲議論起來:

“啊,好美喲!”

“你是説人,還是風景?”

“景美人更美,這黃土窩裏難得見到這麼漂亮的小媳婦!”

“外行,米脂的婆姨綏德的漢,就離這兒不遠,歷來出美女。”

“她手裏那杆煙袋太美了,抽煙的女人都是有個性、敢愛敢恨的角色……”

“祝教授自己不吸煙倒喜歡抽煙的女人?”

“這你就不懂了,抽煙的女人媚而不俗。有高人説,男人抽煙是饞,女人抽煙是醉。”

············

祝教授一聲不吭,搖下車窗,按了許多次快門之後才讓大家下車。十來位藝術家下車後大多奔向左側看河,尤其是畫家和攝影家,對風景的興趣最熾烈。而編輯、記者、作家們則在河邊拍完照就轉到右側,他們對在沒有村莊的大道邊、憑空出現的碾米一家人充滿好奇。

少婦早已起身,用簸箕從地上的口袋裏舀出黍米,倒在碾盤的中間,又把碾子邊上已經碾好的黏面用簸箕收起來,倒進老人的細羅裏。她深腰高臀,身姿輕盈,由於天不冷,薄薄的冬裝裹不住健碩又不失柔美的曲線。一看便知這是那種能承擔生活壓力的俏女子。

與陌生女子、特別是漂亮女子交流,是年輕藝術家的強項,一直默默地從各種角度為這碾米一家人拍照的祝教授,從別人和少婦的對話中,他大致知道了這一家人的情況:

快過年了,碾點黏米做油糕。從坡道上走十來分鐘,是這位少婦的家,其實是孃家,村名叫清水灣。羅面的老人是她的母親,推碾子的兩個少年中略高一點的是她哥的兒子,另一個是她的孩子,已經十四歲,那個女孩十二歲,是她的女兒,孩子們都放寒假了……現場晚婚晚育乃至未育的藝術家們一陣咋呼:“你這麼年輕,孩子都這麼大了!”

其中有些人的豔羨還真是發自內心的。

這羣人是北京組織的文化下鄉活動中的一個採風小分隊,眼看天色將晚,領隊便招呼大家趕快上車,於是紛紛道別。一直沒有作聲的老太太忽然大聲説:“你們留下吧,明天早上吃油糕。”

領隊感謝了老人的美意,並解釋説晚上市裏還安排了活動。大家都陸續上車了,只剩下祝教授最後一個走到少婦跟前,問道:“從你們這兒到市裏還有多遠?”

少婦似乎才注意到他,隨隨便便地穿着一件很好的駝色外套,面容清癯,卻赫然一頭亂髮,眼神離離即即,看她的時候卻很專注。好像搞藝術的這般神頭鬼臉的很多,便緩緩答道:“你們坐車也就一個多小時。”

“好,我晚上來給你送照片。”

少婦似乎並沒有被嚇一跳,或許覺得藝術家精神有毛病的也不少。她眼眸幽深,內心穩定,只是看着他沒有出聲,不知該不該相信他的話。祝教授衝她點點頭,沒有被拒絕似乎已經覺得很欣慰了,轉身快步登車。

教授一上來,麪包車裏就像炸了鍋,大家相處快一週了,正好熟悉到可以相互開玩笑,特別是帶點葷腥的玩笑:

“教授,你是糊弄人家,還是晚上真的回到這無定河邊上演《西廂記》?”

“祝教授這是學雷鋒,這家人太孤單了,老太太盛情挽留,也是為了她的女兒。她們碾的那個黏面子就是做油糕的,是過年才吃的好東西,可見老人是真心想留我們。”

“祝教授要小心點,別讓她丈夫撞見被暴打一頓······”

祝教授終於忍不住接茬兒了:“諸位,請口下留德,別再拿這件事八卦了,我一個半大老頭子無所謂,不要毀了人家清譽。我只是想給她塑像,因為泥在賓館裏,必須再回來一趟。”

“塑個像,太棒了,可作永久紀念!”

話題老是岔不開,祝教授計上心頭,他説:“這樣吧,我跟你們打個賭,我出個字謎,在到達賓館之前,你們只要有一個人猜對了,我晚上就不去了,僱個司機來送照片,我答應人家的事不能食言。如果你們猜不對,今後在任何場合都不能再談論今天的奇遇。敢不敢應這個賭?”

領隊讚歎:“祝教授果然才思不凡,這個賭打得好,想來不是一般的字謎,大家不敢應賭也算輸。”

一年輕氣盛的高級記者不服,高聲應戰:“這個賭打了,我不信這麼多才子才女還猜不出一個謎語。但是有一條,你不能瞎編,最後謎底揭開,得合情合理、有根有據。”

“那是當然,這個字謎是當代一位很有才華的作家給我出的,他是為八大山人立傳的,一本難得的好書。你們準備好了,我可以出題了嗎?”

“請出題。”

“劉邦大笑,劉備大哭,打一字。”

霎時,麪包車裏安靜下來,都在腦筋急轉彎,誰都想率先破謎。憋了好一陣子,卻無人憋出門道,甚至越想越摸不着頭緒,覺得此謎好難猜。有人開始跟鄰座交流破解之道,漸漸全車人都加入了討論,希望靠集體智慧猜破此謎,你一嘴他一嘴,反而越説越複雜,好像離謎底也越來越遠······祝教授樂不得換來難得的心靜,低頭專心檢查自己相機和手機裏的照片。

車進榆林市,很快就要到賓館了,大家急於想知道謎底,只得宣佈認輸,請祝教授講出答案。祝教授不慌不忙地收好自己的相機和手機,一板一眼地説道:“劉邦一生中最開心的一次大笑,是項羽死,他要真正當皇帝了。劉備最痛心疾首的一次號啕大哭,是關羽死。項羽簡稱或自稱‘羽’,關羽簡稱或自稱也是‘羽’,‘死’在字面上也叫‘卒’,象棋裏小卒子的‘卒’。‘羽死’惹得二劉一笑一哭,‘羽死’就是‘羽卒’,上面一個‘羽’,下面一個‘卒’,是什麼字?”

“翠!”

“對了,諸位請記住你們的承諾。”

有人恍然大悟,有人抱怨這太難了,但又不能説是胡編的······這個話題一直到進了賓館下了車還在議論,還在回味。

祝教授下車後請當地的麪包車司機幫忙包了一輛出租車,他先去照相館洗照片,然後跟大家一起吃晚飯,飯後向領隊請了假,回房間提上那一坨雕塑用泥,坐出租車去照相館取了照片,然後直奔清水灣。車行沒多遠,他忽然叫一聲,才想起來下午忘記詢問少婦一家人的姓名了,怎麼去找?好在司機認識清水灣,並告訴他村裏沒有幾户人家,你只要認識本人,就很容易找到。

於是他放下心來,拿出照片一張張地挑選,效果太差的放到一邊,自己需要的留下,放進外套口袋,剩下的都送給少婦一家人,有老人的,有孩子的,他們會高興的······

蔣子龍,男,1941年生於河北滄州。1962年開始發表作品,《喬廠長上任記》《赤橙黃綠青藍紫》等多次獲全國優秀短篇和中篇小説獎。著有長篇小説《蛇神》《子午流注》《人氣》《空洞》《農民帝國》及中短篇小説集和散文集多部。2010年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了14卷本的《蔣子龍文集》。曾任天津作家協會主席和中國作協副主席。